>  首 页
  >  作品案例
  >  政策法规
  >  评审培训
  >  热点话题
  >  设计招聘
  >  联系我们

 
如何加入学会?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会员分为两种:个人会员和团体会员,要加入学会……
 
为何要更新学会会员信息?
尊敬的广专委成员,近期学会将统筹出版会刊、作品专集,并将有系列活动开展。为了完善您的最新个人信息,学会秘书处将更新学会成员的最新信息,请您将以下表格填妥后email至GZCIID@126.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专题

诸葛祥林:不为设计而设计


发布日期:2009-7-10    文章来源:居无忧

诸葛祥林

  设计师简介

  诸葛祥林,高级室内设计师,工艺美术系毕业,修习国画、油画及专业相关科目。曾任美术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后创立0.618黄金分割点设计事务所, 山高国际顾问有限公司。作品曾多次在《装璜世界》、《现代装饰》、《设计之都》等国內刊物发表。

 

  居无忧:一个老问题,为什么会选择室内设计行业?

  诸葛详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阐述一个我个人的观点。这是关于人生的过程,我觉得境遇常常有两种,一种是努力争取,一种是顺其自然。对于设计,我属于后者。之所以成为设计师,并没有很大的偶然性。回过头去看,我实际上一直都从事着和室内设计行业相关的职业。农民,织布厂厂长,木匠,建筑工,泥瓦匠,石匠,铁匠,平面广告美工,插花设计师,园林设计师,再到陶艺设计师等等,我都有从事,有些还是持续多年。所以真正了解我的人都认同这一点:室内设计应该是我的归宿。而我认为,正是有了前面的过程才有了当下的结果。,对于设计,我希望自己做到“不为设计而设计,不为做而做。”这也算引用了一下“道家”的无为而治吧(笑)。

幸福海岸

诸葛祥林样板房设计作品

  居无忧:您对深圳室内设计环境的优与劣有什么看法?

  诸葛详林:深圳是设计之都,真的也罢,炒的也好,现在的社会又有多少真相呈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品牌吧。记得另一个设计师和我同时去接一个项目,我说是深圳的,他们就寄予了很高的期待,觉得我应该做出与众不同的创意,所报的设计费用也可以达到他们的二至三倍,这也算是所谓的优势吧(笑)。实际上全国人民对“深圳”这个品牌还是会认可的,只是我们自己知道,这优势在近几年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不明显,也就成了劣势。劣势有这么几种,一种是如香港设计师的不良炒作,鱼龙混珠,让内地的客户分不清水平高低,搅乱了市场。再如有些设计师迎合市场,盲目扩张,设计水平下降,项目越做越差。包括香港的一些所谓的“大师”不求进取,毫无创意,恶意的拷贝,给这家做了,又给那家做,这些设计师的职业道德和商人无二。另外,室内设计行业也存在着本质的劣势,比如现在的设计师的平台,大多民办,没有多少政府支持,跟别提宣传推广。所谓的媒体协会要么去找商家、设计师弄点钱,要么自己捣鼓点。一个朝阳行业没有正确引导、扶持,是不能健康发展的。没有监管和控制,就像中国贷款的楼市,最终伤害的是人民。

  居无忧:很多设计师认为家装上与业主沟通很重要,而公装在这方面局限不大,您是否赞同?
 
  诸葛祥林:公装和家装实际上是硬分出来。何谓之公?何谓之家?只要设计了,这都要装!所以在我心中这两个概念很模糊。那么在所谓的“家装”上,与业主的沟通当然要用心,需要拿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另外“看客下菜”也是实际操作中最贴切的商业机密。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卑不亢的工作,不能低三下四的求别人。有时候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观点,否则就会陷入完全的商业运作模式。要让客户知道室内设计真正的价值。实际上无论怎样的项目,你只要找到你商业上的买家,就能实施。

  居无忧:怎样平衡设计与实用性的矛盾?

  诸葛祥林:在主观表现设计的项目上,功能性必定丧失。如扎哈的建筑,多半停在图纸阶段,很多建筑使用率只有40%左右,为了表现而去设计,华而不实。包括贝聿铭的卢浮宫入口,方形金字塔,也是在美国实施了几次都做不成,最后在法国落定。好的设计当然可以兼顾设计性和功能性,密斯的“巴塞罗那椅”就很好。如果实在难以做到,就要设法说服你的客户舍弃其中一方。而在住宅设计中最好先把功能性处理好,再来表现设计。通常我的方法是“先把诸多功能列出来,留位的留位,合并的合并,然后再融到风格设计中。”这样一般就能照顾好作品的两性。

  居无忧:您比较偏爱哪一种室内设计元素?比如墙体、灯光、装饰造型。
 
  诸葛祥林:其实我觉得设计师应该像演员一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要什么来什么才好。至于偏爱的设计元素,我想应该是个人一直在倡导的东方风格吧。作为一名中国室内设计师,应该有崇高的民族自豪感。我最痛恨连“祖宗爹娘”都舍弃了的崇洋媚外的设计师。对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而是舍近求远的了解其它国度的风格,这丝毫没有自豪可言!就犹如在石板上种豆芽,难以长成大树。去阿谀,去学,去抄,其实都是得不偿失的。这是典型的汉奸特性。所以我呼吁设计界少一些汉奸设计,什么伪欧式、伪异域统统舍弃,回到正道上来。把我们的国粹学习好,发扬光大。我一直相信,二十一世纪真正的大乘设计,是在东方,它的特性不再依靠所谓的墙体,灯光,装饰造型,而在于精神上的激发。一如画竹不用绿色,用墨,用朱色,同样可做到神形兼备,超越自然。好设计应该信手拈来,随着生活的感性而生。不求形似,而求神似。不为设计而设计,在生活上,不为活着而活着,这才是我们倡导的境界吧。

  居无忧:平时如何采集灵感?有什么独特的方式吗?怎么去安排“停下来”的时间?
 
  诸葛祥林:灵感首先是灵,然后是感。多数人都很灵,但却感受不下来,这是因为他们缺少专业、天赋、悟性和才气。其实灵感是无处不在的,神采四处飞扬的,情到深处时,它就在灵机一动之间。我一般每周抽出三个小时专心反思自己,这似乎比什么都好。你说的外出旅行其实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东西并不能靠它学到。我倒觉得游历会让多数人有所丧失。想想如果没有感受的心,看遍全球宇宙又能怎样?而且很多交流是恶劣的,比如猪流感,艾滋病,以及八国联军,这不都是交流的恶果(笑)?另外有人的地方就有污染,这似乎是不变的法则。设计师还是应该首先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专注于身边的生活,这才是灵感的根本。

  居无忧:是否会凭借经验创作?或者说,如何避免?

  诸葛祥林:设计师的设计经验很重要,单单凭天赋和学识达不到真正的高度。技术经验是设计过程的重要组成部份,当然风格和经验是有一定的局限的。我提倡“天马行空”的设计方式,先把风格经验和技术放一边,大体上调整了,再挖掘内涵,先以气氛为先,再以可执行性去调整。反过来“天马行空”也有不太切合实际的一面,它还是要以技术和经验为基石,再作自由化的思维。就好象我一直想设计出一栋栋飘在空中的房子,但世界上还没有人做到。对于前人的经验和套路,我们要抛弃糟粕,取其精华。一如石涛提出的:“笔墨当随时代。”

  居无忧:您认为“创意”是否就等于“艺术”?设计师是否算是艺术家?

  诸葛祥林:创意≠艺术,但创意首先是艺术的一部份。每一个艺术大师,首先是创意大师,之后才是艺术家。纵观古今中外的大师们,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凡高,在绘画方面无论是用色用料还是构图,都非常有创意。再如中国的倪云林,范宽,张宣,傅抱石,都是创造了一两种技法的。但仅仅有创意是不能成为艺术家的,一个材料运用的有创意,哪怕一个流派有创意,充其量只是突破,并不能成为艺术家,所以设计师不可能是艺术家。设计是有一个经济后盾为基础的产业,既然埋到了经济里,就不可能没有铜臭气,设计师这一职业充其量是一个有思想的高级匠人而已。如绘画上的水油分离,这是南京一油漆工发明的,用它弄出来的画作一方面没有反映画家的真实感情和感受,另一方面也没有坚定的意图,自己都不知道画了什么,那么有创意又有什么用?

  居无忧:最近热衷于哪类设计流派?是否乐于在自己的设计作品中体现本土特色?

  诸葛祥林:我很乐意在作品中体现本土特色,因为我是中国的设计师,是有着五千年的文明背景。我设计,我东方,我中国,我骄傲!设计的厚度需要历史的沉淀,历史给我们的不是包袱,应该是高度的民族自豪感。要把本土的优势最大尺度的放大化,优胜化,会有不凡的表现。沉淀下来的应算是精华,善用精华就是我的追求。五千年的精华文明,我们要深度挖掘,大尺度的运用,那肯定是震惊世界的。看看奥运会的开幕式,那就是最好的例子。最近设计了几个住宅、样板房、咖啡厅,另外还有一个五星级酒店,热衷的当然还是东方风格,特别是那个酒店,以中国本土的铜鼓作了柱基,效果不凡,以牡丹绘画,更是国色天香。从主题平面创作一直延续到整个空间。外观的改造,各区域的设计等等,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居无忧:谈谈您迄今为止最为满意的作品,它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诸葛祥林:作品只是代表你某个阶段的一个表象。满意,这是很难衡量的,除非有如故宫般的建筑群可能才能真的满意,但这是倾一国之力的设计,是会留名青史的。平时的一家一室,哪怕做得再精湛,又能怎样?世界上的完美其实永远在“下一个”中,那些现场、材料、工艺、造价永远左右着我们,设计纯粹就是个商业行为,其实有时候用材造价不和效果成正比。客户的放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居无忧:谈谈自己在宣传方面的心得,如果有的话(笑)。
 
  诸葛祥林:宣传,现在还谈不上吧,设计师要宣传吗?这是近几年才听到的,是媒体的人搞的吧,哪怕这次的专访,接受专访,只是说明了我认真待人的一种生活态度。只要做好设计,就对得起自己的职业了,钱忠书先生说:“吃着鸡蛋好,就非要把老母鸡拉到台前吗?”宣传,那只是虚无的东西,做出的项目,才是设计师的追求。深圳的设计师有一种不良的现象,就是爱炒,受香港人的影响,一如香港的歌星,唱的不好甚至还不知怎么唱,但名气很大,也不管是好名还是恶名、臭名。吹嘘的时候,仿佛是腾云驾雾的蛤蟆,一旦落地,就蛤蟆都不是了。看过几个香港不太出名的设计师的案子,不比那些满天吹嘘的所谓大师的差,犯得着吗?再者媒体又有几个懂设计的?一群不懂专业的人说你是“大师”这又是什么呢?哪怕那些所谓的虚假“大师”又设计了些什么?设计师,毕竟是要有才华和精力才能成为的,并不是靠宣传搞出来的。

  居无忧: 您认为“创意”是否就等于“艺术”?设计师是否算是艺术家?

  诸葛祥林:创意≠艺术,但创意首先是艺术的一部份。每一个艺术大师,首先是创意大师,之后才是艺术家。纵观古今中外的大师们,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凡高,在绘画方面无论是用色用料还是构图,都非常有创意。再如中国的倪云林,范宽,张宣,傅抱石,都是创造了一两种技法的。但仅仅有创意是不能成为艺术家的,一个材料运用的有创意,哪怕一个流派有创意,充其量只是突破,并不能成为艺术家,所以设计师不可能是艺术家。设计是有一个经济后盾为基础的产业,既然埋到了经济里,就不可能没有铜臭气,设计师这一职业充其量是一个有思想的高级匠人而已。如绘画上的水油分离,这是南京一油漆工发明的,用它弄出来的画作一方面没有反映画家的真实感情和感受,另一方面也没有坚定的意图,自己都不知道画了什么,那么有创意又有什么用?

  居无忧:会把工作带到公司以外的地方吗?您自己的家是否也是精心设计出来的?

  诸葛祥林:工作只能在公司里,或工地,因为我除了睡眠90%的时间都在做设计工作。要做好设计是要付出很多的。我的家,也不能算是精心设计的。我其实一直追求一种随性,真正的好东西,应是随性而生,并不是苦心经营,也许在不经意间也就达到了精心。我喜欢感性的艺术品,如王羲之的兰亭序,梁楷的太白行呤图,不喜欢造作的刻意追求,无为而为方为上。

  居无忧:生活中有什么爱好?看书报,电影,油画,又或者是摇滚乐?

  诸葛祥林:实际上设计师的生活是很枯燥的,我不看报纸,觉得印刷是浪费纸张耗费生命,时事对一个设计师很重要吗?看电视也少,我个人觉得它是在浪费能源。看电影也少,他们只想着赚钱,一个个猪一样的嘴脸,什么电影界的潜规则,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更不想清楚。摇滚更是遥远的事,激情有很多释放方式,不只是摇滚,真正的音乐让你的身心得到升华。绘画上,所谓的先锋潮流,都是如屎一样的画面,在我看来并不美,不能产生共鸣,那只是一群炒噱头如陈冠希之流的狗屎苍蝇的嗡嗡声,这种看法一样适用于所谓的装置艺术。建议他们离商业远一些,离钱远一些。文字方面,我觉得这个时代不可能出什么好的作家,像韩寒的作品,读过了又有什么益处?一个狂妄的人,能写出什么东西?又能留下什么东西?用下半身写作的女作家们,如果我是流氓,我就读,可惜我不是。如果地球是块肉的话,早就臭了几万年了,那全是演艺界折腾的。其实以上说的根本不算生活,因为生活是自然的,就应展现自然的一面。就好象方便面是机器做的,那就该给机器人吃。人吃了,肯定出问题。同样的,克隆的就给克隆的吃,生活不需要歪门邪道的科技,如果丧失人的本性,我宁愿把电脑砸掉。这也算我的生活观吧(笑)。

  居无忧:请谈谈您对风水的理解。

  诸葛祥林:风水,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周朝就有了,并且很快走向成熟了。借用贝聿铭的一句话:“它存在了那么多年,就应有它存在的理由。”何谓之风水?有人,就有风水。山水环抱,鸟语花香,惠风和畅,这就是最好的风水。科学的讲“风水就是人和自然的关系。”风水很好的地方,布局都是很合理的,很舒适。所以在设计中可利用风水术来调整空间的舒适性。利用风水术来作设计,会让作品更加人性化,也更符合人的需求。实际上,风水讲究人和自然的和谐观,设计也要讲人性化,而“人”这一高等动物,按西方设计观是不科学的,人应以自然为本,才是安国、安民的大计,而风水是以自然为法则去度衡“人”的,应该说风水更高于设计。风水另一特点,是“藏风纳气”,而藏风纳气,则又是为“人”服务的,风水最终又是服务于“人”的。

  居无忧:公司运作得怎样?最初办自己的设计事务所也是出于理想吗?

  诸葛祥林:我的“山高国际顾问设计有限公司”最近刚刚完善了网站、LOGO、形象等等运营制度,统一了标准。目前状况良好,可以说已经实现了我最初的想法。关于未来,我不会再局限在那几室几厅、几个酒店、几个规划中,而要希望有机会参与到一些新兴城市的规划设计中,或者是投身某一处的旧城改造项目,走进更广泛的领域,甚至是参与世界设计潮流,把自己的理念引导到更接近精神层次的境界上去。通过设计,做一个东方文明倡行者,这理想看着够远够大吧?那就继续努力!

(编辑:LJX)


· 著名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戴昆加盟天津卫视《幸福到家》 (11/11/23)
· 如何做个开心的室内设计师 (11/11/14)
· 专访资深室内设计师东子 (11/10/14)
· 张存光:用设计引导环保生活 (09/07/09)
· 李益中:原创只待放开“眼光” (09/05/26)
· 访香港著名室内设计师高文安:明星的使命是用名气引导正确的方向 (09/05/20)

收藏此页 在线打印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州室内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