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作品案例
  >  政策法规
  >  评审培训
  >  热点话题
  >  设计招聘
  >  联系我们

 
如何加入学会?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会员分为两种:个人会员和团体会员,要加入学会……
 
为何要更新学会会员信息?
尊敬的广专委成员,近期学会将统筹出版会刊、作品专集,并将有系列活动开展。为了完善您的最新个人信息,学会秘书处将更新学会成员的最新信息,请您将以下表格填妥后email至GZCIID@126.com

首页 > 热点话题 > 热点话题

谁的设计展?谁的尴尬?


发布日期:2009-9-17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

  平面设计大腕陈绍华近来挺闹心的,他以博文的形式自揭盖子——上报有关机构183万元的09GDC经费预算只批下来40万元。

  本来以为“设计之都”了,今年首次民选产生的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常务理事会一众年轻人,决定以新思维对GDC全面扩容:竞赛类别从单一的平面设计覆盖至广告、互动、空间、产品及综合等,评审团也从以往的五六位壮大到来自全球10个国家与地区的30多位国际评委。

  事与愿违。“07GDC还批下来80万元呢。” 身为平协名誉主席的陈绍华纳闷,也郁闷。

  他的博文跟帖,自是一片哗然。是对政府支持力度的失望?是对平协一棵树上“吊死”的不解?还是对09GDC会否最终因为差钱而不能完美亮相的担心?

  我们在这里探讨的,不是183万元的预算有没有水分,40万元到底够不够办一个高水平的设计展。而是对于深圳这样立志以设计推动城市转型的城市而言,政府、协会、设计师乃至公众对于城市的品牌设计展究竟应该持有什么样的态度?

  毕竟,态度决定一切。

  扩容是否必要?

  09GDC差钱的首要原因应是今年的革命性扩容。那么,扩容是否必要?

  GDC,即“平面设计在中国”展,创办于1992年。作为当初平面设计在中国兴起的标志性展览,深圳由此成为现代中国平面设计的策源地。

  今年已是第六届的GDC是目前中国最好的平面设计双年竞赛展之一。不过在平面设计观念发生极大变化的今天,GDC如果仍然局限在传统的平面设计范围之内,显然已经满足不了社会发展的需要。以平面设计协会副主席黑一烊等深圳新一代设计师为主体策划的09GDC竞赛及颁奖、展览以及延续半年的系列活动方案,希望能顺应国际新平面设计浪潮的发展方向,保证深圳在新一轮设计浪潮中不掉队,“将新时期的GDC打造成国际设计竞赛中锐不可挡的新势力。”

  以今年所请评委为例,几乎都是当今国内外各个设计领域里最前沿、最具学术代表性的一流设计师。“他们势必拉近深圳设计与世界设计的距离,将深圳‘设计之都’这张新名片传至世界不同角落”,陈绍华认为:“这是对城市的意义而言。而对社会、对市民来说,更是一个普及设计常识、推广设计文化、领会设计精神的大课堂”。

  伸手是否合理?

  也有年轻设计师发表不同意见:GDC既然这么有影响力,何不进行商业化运作,独立生存。总强过一味让政府“扶持”。深圳是靠商业而成功的城市,平协完全应该有自我的造血机能。有着10年从业经历的力锐公司设计总监欧阳黎明表示,虽然自己不是深圳平协的会员,但作为深圳设计师中的一员,他同样关心业内大事。他甚至认真地做出了GDC品牌运营模式图表,譬如冠名权、赞助等等。

  那么,类似GDC这样的关乎城市设计形象的塑造、设计氛围的营造,有着全国性影响的设计展事向政府伸手是否合理呢?

  以近邻香港为例,已举办了37届的非赢利机构香港艺术节协会有限公司的经费来源,就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与香港赛马会共同资助艺术节所需经费的37%,其余43%源自演出门票收入,20%左右依靠企业及机构资助。逾百家合作单位以音乐会、舞蹈、戏剧等各场次演出的冠名作为赞助方式。

  本城一年一度的室内设计文化节算得上中国室内设计行业影响力较大的展会。今年该是第五届了,然而据策办方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秘书长赵庆祥透露,因为经费压力,室内设计文化节正在考虑“变身”双年展。他说,被列入全市重点文化产业活动项目的室内设计文化节,去年开支近200万元,虽然福田区政府事后资助了几十万元,但“资金缺口太大,每年办展的头一个月必然失眠”。

  赵庆祥表示,“设计展目前还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展会,商业操作非常困难。它更多的是为设计产业搭台,令社会了解设计、尊重设计,提升设计师的价值、地位甚至尊严,从而推动设计业的发展。”他认为,商业化运营有个前期培育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政府应该加大对设计业的扶持力度。“这个钱不会白投,通过扶持设计展会以及设计业的相关公共服务平台,它会带动设计业相关的整个中、下游企业,坚定他们的信心”。

  商业化操作是否可行?

  实际上,今年的GDC已经在做商业运作的探索,只是,收效尚不显著。

  策展团队中负责企业赞助事宜的深圳平协副主席冯志锋告诉记者,由于协会换届选举不到半年就启动“GDC 09展”的规划和运作,时间太紧。由于企业赞助一般在年初就已做好预算,加上适逢金融危机,一些素来对文化艺术活动有强烈参与意愿的国际品牌都缩减了这部分开支。除了像卡地亚这样的国际品牌外,冯志锋还联系了一些本土的领军性企业,比如万科、华侨城等与行业关系密切的大公司,然而对方对于赞助仍持观望与保留的态度。

  “就我个人来说,不排斥将来在不损害GDC独立性与专业性的前提之下公司化的可能。但是不能为商业化而商业化,商业化只能是手段,专业性、独立性是第一位的,必须不以盈利为目标来推动产业发展,设计展的专业属性毕竟是用来奠定产业基础与指引方向的”,冯志锋这样表述GDC未来的可能走向。

  黑一烊5月曾赴纽约考察有“广告界奥斯卡”之誉的One Show和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ADC),他们每年的颁奖盛典都是独立运作、自负盈亏。平协主席毕学锋说,ADC有着80多年的运作历史,而且西方设计文化的土壤肥厚,人们会为设计买单,他们的展览、论坛及颁奖典礼都能够卖门票,GDC目前显然不具备这种社会、文化氛围。

  “今年是打基础的一年,路还很长,明年就可能大不一样。GDC将来一定会‘走’出去的,早晚的问题。”毕学锋如是说。

  【事件回放】

  8月23日凌晨7点06分,平面设计师陈绍华发布博文《09展或移师他乡》,网友回应积极,并展开了一场关于09展何去何从的讨论。28日凌晨5点55分,针对网友质疑,陈绍华又发表《沟通,真的很难吗?》,探讨进一步深入。

  对话陈绍华:“批款落差”只是表面问题

  《文化广场》:当初写《09展或移师他乡》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当时心境如何?

  陈绍华:失望和困惑。感觉到突然被浇了盆冷水!09展并非是年轻人一时头脑发热,而是以务实的态度,经过多次会议研讨论证取得的共识。183万元的预算没有任何水分,但只批了40万元。这意味着我们半年的努力前功尽弃,一切计划都得从头再来。

  《文化广场》:对网友的评论,哪些话让你印象深刻?

  陈绍华:首先要说明,我们从来没有把协会看成是一个盈利机构。协会创始人是抱着一种做事业的愿望,希望将中国的设计在学术层面上贴近国际水准,建立协会也好,办设计展也好,都是希望以此建立一种学术标准,让设计师的努力有个参照系,这个宗旨是不能变的。如果协会变成盈利机构,势必会成为现在社会上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名利场,最终结局就是大家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不欢而散。

  《文化广场》:5天后,你又发表了《沟通,真的很难吗?》一文。文中,你认为预算和实际批款的落差只是一个表面问题,最根本的是沟通问题。这个有效的沟通渠道和方法指的是什么?

  陈绍华:沟通渠道和方法只是操作形式,重在“有效”。也就是说,双方都要清楚地知道对方真实的心思和意图,通过坦诚的对话,最终达成一个现实可行的实施方案。“设计之都”应该做什么,怎么做?长远的、近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要有一个大致的共识。设计的本质是什么?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意义在哪里?当务之急又是什么?……这些问题有了基本共识,大家才能真正地协同合作,相互理解和支持。

  《文化广场》:举办一场高规格的专业设计展,政府、平协、设计师各自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陈绍华:作为政府,首先是要有服务意识,做好后勤,没有政府的支持,形成不了合力,仅仅依靠专业机构有限的能量,最多也只能是小圈子的内部游戏而已。

  作为协会,重在体现其专业性,协会利用GDC展这个平台,一是将当今世界上最具代表性、最前卫的设计思想、作品、人物请进来,拉近我们与世界的距离,给设计师一个交流、倾听、对比、判断、学习的机会;二是给中国设计、设计思想以及优秀的设计师们一个通道,让世界知道中国设计。作为设计师,永远是设计之都的主体,政府、协会都是为他们服务的,其目的就是要将每一个设计师的聪明才智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编辑:LJX)


· 为什么安装后的地板会出现三角缝? (11/08/15)
· 聚焦地板市场 假冒伪劣强化木地板特征 (11/08/15)
· 楼市调控 地板如何摆脱困境 (11/08/15)
· 名师特写:黄志达--台湾《当代设计》 (09/09/17)
· 创意向善:室内设计师的责任 (09/09/14)
· 是什么捆住了中国设计师的手脚? (09/09/14)

收藏此页 在线打印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州室内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