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作品案例
  >  政策法规
  >  评审培训
  >  热点话题
  >  设计招聘
  >  联系我们

 
如何加入学会?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会员分为两种:个人会员和团体会员,要加入学会……
 
为何要更新学会会员信息?
尊敬的广专委成员,近期学会将统筹出版会刊、作品专集,并将有系列活动开展。为了完善您的最新个人信息,学会秘书处将更新学会成员的最新信息,请您将以下表格填妥后email至GZCIID@126.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专题

林学明——广州室内设计第一人狠批“新东方主义”


发布日期:2009-9-18    文章来源:久久室内设计网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橇丝占渖杓频牡谝恍允枪δ埽糜谩踩⑹媸什攀堑谝晃坏模灰庾非笮问剑鍪恿斯δ埽谝恍院偷诙圆荒艿叩埂 这让设计师方向迷失,这次上海之行,广州设计作品跟上海设计比起来,明显缺乏国际影响力。

  南都:就作品来看,广州设计看不出鲜明的主张,没有上海设计的国际化思维。
  林学明:是的,这样下去,广州设计界拿什么跟国际竞争?广州设计界不懂得国际语汇,不懂得国际的游戏规则,不懂得国际的流行趋势,怎能跟国际抗衡?大的项目都被他们抢过去了,我们在这里做一些雕虫小技!
南都:可很多人觉得在家弄些中式元素,比如明式的椅子、中式的饰品,很耐看,没觉得不好。
林学明:这是可取的,这是对传统文化的敬仰,我崇敬那些尊敬文化的人!我反对的是为了装饰而装饰,造成过度浪费,而且不解其意,盲目堆砌。每次看到繁琐装饰的中式古典家具,我心里都在流血。

  南都:为什么?
  林学明:这是对环境的巨大破坏,如果广州每家每户都来一个酸枝椅,全世界的硬木类的原始森林就没有了。

  南都:可很多人实在喜欢,又怎么办?
  林学明:其实,对传统文化的尊敬有多种方式,除了这种物质上的占有,不能通过游历、参观来达到吗?非得要一家一套仿古家具吗?你看,芬兰是全世界森林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他们早早地用夹板来做家具,木材用得最少的家具都源自北欧,难道他们不想拥有实木吗?不是,他们是尊重自然,爱护自然。

  南都:您心痛的是过度装饰造成的浪费。
  林学明:是的。花钱要花得恰到好处,不是说做了很多东西,才叫做设计。比如光线、空气的对流、色彩、恰当的材料选择让人感到愉悦等,都是设计师需要认真去研究的,有时候越简单的设计越难。

  南都:在“新东方主义”的大潮下,很多设计师忘了设计的根本含义。
  林学明:是的,这给受众带来一些误区,以为东方的就是这样的。“新东方主义”其实是一面很单薄、经不起推敲的大旗。

  关于缘起
  “新东方主义“是一面被‘妖魔化”的大旗

  旁白:作为一种在广州设计界风行多年的设计理念,“新东方主义”横扫羊城内外、珠江南北,甚至随着广州设计师的步伐席卷大半个中国,但这种设计主张究竟源于何时?由何人在什么情况下提出的?为什么在林学明看来,广州设计界举着的是一面被”妖魔化“的大旗?

  南都:您能想起“新东方主义”是在哪年由谁提出的吗?
  林学明:不记得什么时候,莫名其妙就出来了,之前也没有人关注,我在媒体上曾说过这是“断章取义”。

  南都:不都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嘛,广州设计界提出的“新东方主义”难道不是在弘扬民族文化、不是好事吗?
  林学明:就看它是否能代表真正的民族文化和精神,相反它是一种狭隘的、盲目的民族主义,缺乏扎实的理论体系与实践支撑,很难走得下去。

  南都:怎么理解?
  林学明:从西方一些经典的设计流派的形成来看,它们都有扎实的理论与实践体系,每一个流派都是跟人民生活、科学进步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古典主义有罗马、希腊等西方的几千年的厚实文化与理论做根基。像现代主义经过近百年实践,也是有深厚的理论体系,并且有科学理论和技术进步来支撑。

  南都:“新东方主义”的背后是什么?
  林学明: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东方”,东方和西方是两个平面的比较,东方,原本就是西方人眼里的东方,范围是很广的,从土耳其、印度到伊朗、伊拉克、中东各地,到日本、中国、南亚各地等等,中国还仅仅只是远东的一个国家,岭南只是中国南方的一个地域而已。而“东方主义”其实是西方人强加于东方的一个偏见和曲解,在他们眼里,东方是原始的、落后的、野蛮的,不可理喻的。西方有个学者叫萨伊德,他写了关于西方人对东方的理解的有关论述《东方主义》,这里解释的“东方主义”就是贬义的,是对东方的“妖魔化”。那在一个被“妖魔化”的理论上派生出“新东方主义”,不是很可笑吗?

  南都:而“新东方主义”眼下成了广州室内设计某些风格的代名词,更是一种误解。
  林学明:绝对的错位,一是地域上的错位,一是文化上的错位。更何况地域文化怎能代表东方文化,靠岭南的一些残片,能举起新东方的大旗吗,从地域上来说,认识是不足的,广州的部分设计师也没有能量来充当这个角色。

  南都:但广州设计界好歹提出了一个设计主张,还是值得鼓励的,什么也不提,岂不更可怕?
  林学明:我们的设计师提出一个主张来,是好事情,但治学很不严谨、很浅薄,要表述自己,却跳进了西方人的一个圈子里,扛起一面被“妖魔化”的大旗。

  关于未来
  虚心学习,放低心段

  旁白:为什么发展到现在,反而让人觉得广州室内设计界的眼光越来越窄?越来越跟国际脱轨?广州设计界该怎样做才能更加国际化?才不会让广州、上海、北京“三足鼎立”的格局失稳?作为广东室内设计界的创始人与奠基人,林学明不无忧虑,他真的不想看到“广州设计界沉迷、自大、无知下去”。

  南都:广州设计界目前的现状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林学明:一是广州原本就不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还没有国际大都市的气候,引起国际关注少;二来广州设计师缺乏交流,埋头赚钱;三是媒体缺乏理论上的引导,有关设计上的舆论导向也做得不足。

  南都:如果没有一种设计主张,我们设计师会不会更加迷失方向?要林老师来提一种主张,您会怎样提?
  林学明:对我来说,风格真的不重要,尤其是汶川大地震后,我觉得设计的功能应该摆在第一位。我们应该倡导安全、实用、节约、好用、舒适、健康的空间。

  南都:我们能不能换种提法,比如“新中式”、“新岭南”,范围小一些?
  林学明:如果不得不提,我觉得“现代中式”可能比较实在。一种设计流派的出现,需要恰当的时机,文化、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这个流派自然而然就会出来了。

  南都:其实,我们很多设计师这次从上海回来以后,都开始反思自己,您觉得广州设计界目前到底该怎样做?
  林学明:上海、北京设计师都会自觉吸收、迎接西方文化和科技进步,我们不能再固步自封,自以为了不起,像现在广州在建的电视塔、广州歌剧院、广州博物馆啊,都是一些国际化的建筑,你用“新东方主义”去设计一个看看?没有科技的进步,很多理念也好,主张也好,是很难撑得起来的。 现在既然有这么多境外的设计公司进来,中国市场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我们该抓住这个机会虚心学习,学习他们先进的思想、观念、技术,把这些东西融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也许会派生出一些新的、更响亮的主张。

  南都:设计师的素质提升也很重要,这次去上海,很多广州设计师都瞧不起上海设计师,可上海设计师都非常谦虚。
  林学明:是的。如果瞧不起别人是自己的无知,广州设计师学术交流太少,而且也很少出去开阔眼界,仅用一个狭隘的名词,如何对抗国际上的多种学术流派,如何跟库哈斯竞争,如何与国际大师抗衡?

  侧记
  爱之深,恨之切

    作为广州室内设计界第一人,林学明是一天一天看着这个行业长大的。对这个行业,他充满了情感,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生了病却还不自知,父亲哪有不操心的?这让我想到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 深沉”。

    爱之深,才恨之切。 如果光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显然解决不了问题,所以上海之行后,林学明发短信给我——“你是不敢挑起学术上的批判,广州的现象是时候反思了”,我就知道他着急了,急的是广州设计界的“病”该如何下手医治。 明知道这是风口浪尖,林学明还是站了出来,他也知道这篇报道可能会像一颗重磅炸弹投向广州设计界,引来无数矛头对准他,可他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原因很简单,他希望为这个行业做点什么,让这个行业能健健康康地走下去,走向国际,长成一个阳光而上进的青年,那些口水和暗骂又算什么呢? 我开玩笑说他“是舍小家为大家”,他在短信里“哈哈”一笑,似乎并不愿被捧上这么“崇高”的住置。

    “我建议再找一些人,集中讨论几回,我也可以推荐一些人选,可能引起真正意义上的反思”,稿还没出,林学明的下一个“治疗方案”就出来了。 痛定思痛也许有效,让一直自以为没病的广州设计界在反思中健康前行吧。“维也纳建筑师阿道夫?鲁斯说过“装饰就是罪恶”,这是20世纪初他吹的号角,反对古典和任何附加在建筑上的符号,世界建筑进入“现代建筑”时代。

    过度的装饰,矫揉造作的装饰堆砌盛行,特别是广州的部分设计师近来吹起所谓的“新东方主义”,把一些支离破碎的传统装饰的残片拼凑成所谓新传统图形的组合,无疑是一种新的罪恶!经济刚刚发展,从整体的经济水平来看,中国还远远达不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但在部分地区的家居设计中,与功能毫无关系的奢华的装饰之风使全民为之追求、攀比,西方社会远不能与之相比。中国人一旦有了钱,在物质的炫耀上是世界上哪个民族都不可以相比的。他们迷恋天花里散发出七彩的灯光,他们迷恋西方过时的东西,热衷模仿西方的古典赝品,他们追求帝王曾经有过的荣耀,他们在追求过去几百年曾经失去的对物质的拥有,恨不得把人民币一张—张贴在墙上。“新东方主义”是盲目的民族主义的孪生兄弟,它们是狂妄的“民族复兴主 义”的产物。

(编辑:LJX)


· 著名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戴昆加盟天津卫视《幸福到家》 (11/11/23)
· 如何做个开心的室内设计师 (11/11/14)
· 专访资深室内设计师东子 (11/10/14)
· 香港东仓建设集团创始人张星心中的《新展厅,大未来》 (09/09/17)
· 对话隈研吾:微粒建筑 (09/08/31)
· 戴欣明:品牌设计师未来的出路非常大 (09/08/21)

收藏此页 在线打印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州室内设计网